当前位置:首页 > 污染举报

防范虚假诉讼应从举证责任的分配入手

时间:2021-03-19    点击: 次    来源:人民视点    作者:张辉
人民视点河南讯(罗广峰 谢强)合同纠纷涉及的债权债务是虚假诉讼的“重灾区”。由于虚假诉讼违法的成本低、收益高,也是虚假诉讼当事人一再涉险的根本原因,仅靠一纸《虚假诉讼风险告知书》,已无法起到震慑作用。笔者作为长期在一线从事审判工作的员额法官,面对目前虚假诉讼案件的隐蔽性和复杂性,积累了一些办案经验,本文拟通过对一起民事案件的辨析,谈谈从举证责任的分配入手,对于及时识破、制止和防范虚假诉讼起着关键性的推动作用,以便促进在审判实践中对虚假诉讼的研究工作,对于指导承办法官业务的具体实践,尤为重要和迫切,也是做强民事审判工作的重头戏。
【案情简介】:甲将30万进场费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给乙,委托乙将该笔款项转给丙,乙收到款后于次日将30万元备注为土方临建款转给了丙,该工程属于丁名下的在建工程,随后,甲向法院起诉以丙为被告,乙为第三人,主张返还30万的本息。丙向法院申请追加丁为共同被告。法院能否以丙不当得利为由判决返还甲30万?
一、通过举证责任的分配解决案件争议焦点
1.甲向丙主张权利的基础法律关系的问题
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据此,甲应当举证证明与丙之间存在成立、生效的合同以及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违约责任等事实。但甲仅有一份银行转款凭证,甲自述将30万元以进场费的名义委托乙转给丙应当认定是发起了邀约,而乙却是以土方临建款的名义转了30万给丙,乙在合理的期限内并未做出与甲邀约相一致的内容,即双方未能就甲主张的进场费转款的事项达成合意,甲无法举证证明其转给乙的30万进场费就是乙转给丙的土方临建款,委托合同不成立。合同因不成立、无效、可撤销及解除,使得一方当事人原本因合同所获得利益失去合同即法律上的依据,当事人应当依合同法律关系为案由主张民事权利。因此,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应当是委托合同。
2.诉讼主体的问题
当甲将款转给乙后已经丧失了对款项的占有,甲就失去了向丙(非合同相对方)主张权利的法定条件,甲以原告的身份直接向丙主张权利是违反合同相对性的。乙通过转账方式向丙支付了30万元的土方临建款,丙亦认可,该事实确认的基础法律关系应当是委托合同关系,乙将款项转至丙账户,利益受到损害,乙有权向其合同相对方丙主张权利。本案应当由乙作为原告向丙主张权利,而将甲列为第三人。
3.丙是否构成不当得利
甲认为丙是不当得利,丙既非施工方的法人或工作人员,也非工程承包方的人员,以自然人的身份取得了该笔款项,该笔款项也没有用于工程建设,因此,应当返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精神,对于丙取得诉争款项是否具有合法依据,丙亦需就其抗辩主张提供证据丙向法院提交了工程临建的施工负责人张某与工地项目部签订的合同的复印件,以及张某收到工地土方临建款项约60万元的收据复印件,其中有丙的银行流水能够与部分复印件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另外,两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有当时工程承包人李某,证明丙将款项给了工程临建负责人张某,与张某的收条复印件形成了证据闭合。另一证人,系当时与丙在该工地同吃、同住、在同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的同事(负责工地的工程技术工作),证明丙负责工地的财务和行政,二人的工资均由丁通过个人账户在转入的。以上均能证明丙为施工方管理财务的工作人员。
丙的收益来源于他人对受损方的指示(庭审时甲说委托乙将款打入丙账户时已经告知了工程负责人,丙也承认收到了李某让其接受该笔款项的事实),因甲的转账行为未发生错误,转账金额和转款对象相吻合,且甲与乙存在着委托的法律关系,事后甲再向丙主张不当得利是不成立的。
在举证分配的基础上,证据的证明标准必须要达到高度盖然性,若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均无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则应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本案通过举证责任的分配,丙的证明足以证明其身份为财务管理人员,丙取得款项有合法的依据,收到乙的款项用到了土方临建,没有获利。丙自然不构成不当得利。
二、严格把控举证责任分配的细节,便于及时发现漏洞,是承办人必须练就的刺破虚假诉讼面纱的一项重要基本功
    1.案件承办人在必要时应利用庭审中的发问环节,把控细节,进一步主动核实证据
甲陈述的进场费与乙转款自行备注的土方临建款如果承办法官不主动再做进一步的证据核实的话,很有可能在诉讼主体上让甲、乙钻了空子,即便双方当事人可以通过庭审中的发问环节,但甲、乙对所有的发问均以与本案无关拒绝的话,也同样无法及时勘破虚假诉讼,此时作为主宰法庭审判的承办人须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审核认定双方提交证据的证明力的基础上做出认定。同时,强调民事诉讼中诚实信用的帝王原则,告知虚假诉讼法律风险,以敦促原告及时止损,最大限度地节省司法资源。
2.注重举证细节,发现低级错误
一般发起虚假诉讼的原告不会出庭应诉,即便出庭也会竭力回避回答问题,承办人留意其神态举止,从细节上把控,通过发问让其本人举证等环节,必然会形成自己的内心确认,有时甚至原告当即会做出自相矛盾的说辞而自行露出破绽。本案中,甲说30万是当时工程承包人李某让把钱转给丙的,而乙说把钱转给丙是王某让转的。因此,是假的就必然有漏洞。
结合本案,丙一直表示从不认识甲,证人工程承包人李某也证明二人与甲从未谋面,更不可能向其游说所谓的进场费。同时,按照商业惯例,甲是从事施工建设工作的,支付了进场费而没有任何书面合同,乙转款给丙也同样没有工地负责人的口头或书面的任何证据,把30万的入场费委托乙转给与自己仅有一面之缘的丙,显然有悖常理。
三、探索遏制虚假诉讼的新路径,有效地打击虚假诉讼,是摆在我们每个法律人面前义不容辞的义务
本案中,甲之所以将诉讼理由变更为不当得利,系为了举证的便利而试图通过更换诉讼理由为不当得利,从而使其主张与丙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的困难得以避免。笔者以为,为防止不当得利诉讼被滥用,当案件当事人以不当得利进行诉讼时,承办法官必须审查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基础法律关系。若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基础的法律关系,则应依据基础法律关系认定案件性质,不能认定为不当得利纠纷。不当得利作为具有独立性,具有严格的构成要件及适用范围,而非兜底性的制度,不能作为当事人在其他具体民事法律关系中缺少证据时的请求权基础。
实践中,由于每个法官都面临着巨大的结案压力,不愿也不太可能在某一起案件中花费更多的时间,这就要求法官必须具备过硬的专业技术的基本功,案件终身负责制也同样是悬在每个法官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剑。“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让这句话落到实处,依靠的是我们每一个头顶国徽的法律人的实际践行。
民事虚假诉讼的审判工作是新形势下法官发挥审判职能的新领域、新发力点,利用举证责任的分配在打击虚假诉讼过程中的具有一定的专业优势。随着社会各界对虚假诉讼越来越多的关注,相关制度的不断完善,虚假诉讼的生存空间必定会越来越小。
作者简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袁楠

上一篇:黑龙江穆棱法院:召开清理司法警察“占编不在岗”专项工作会议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北京朝阳区霞光里11号老司法部6楼       电话:010-57151781 邮箱:fzyshw@163.comm
Copyright 2010-2018 zgfzysh.com 法制与社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6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