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污染举报

党之瑰宝 高山仰止

时间:2020-10-21    点击: 次    来源:《法制与社会》网    作者:张辉

——回忆在寇老身边工作的日子   郭良辰

     八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转眼即逝。但在我人生的记忆中,确是弥足珍贵,终生难忘。八年中,我有幸和一位老红军、老党员、老革命、老公安朝夕相处,陪伴他走完人生的最后阶段,耳闻目睹他的大公无私、他的对党忠诚、他的为民服务、他的良好家风……他是一座丰碑,让我高山仰止,他崇高的理想、高尚的人格,时时熏陶着我、鼓舞着我、鞭策着我。如今,他虽然离开我们四年多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时时在我脑海显现,他的谆谆教导常常响彻耳畔,让我宁静,使我勤勉。特别是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他“死也跟着党走”的坚定信念,清正廉洁、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的精神,教我自省,催我奋进。他就是广东省原顾委主任、公安厅老厅长、德高望重的寇庆延。

九口之家四位烈士

     19123月,寇庆延出生在河南新县陡山河乡白马山村寇家湾一个农民家庭,因家境贫穷,自小以放牛为生。其父寇立培早年在保定上学期间接触过进步思想,回乡后办了个私塾,寇庆延边放牛边在父亲的私塾里上了三年半学,熟读《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论语》等。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私塾改为列宁小学,寇立培担任列宁小学校长。

     我曾问寇老“为什么要参加革命?参加共产党?”“因为穷,没有活路。”

     寇老说:“当时的中国有两个政党。一个是共产党、一个是国民党。两个党代表两个阶级,一个代表穷人,一个代表富人。共产党代表穷人,国民党代表富人。穷人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有活路。”受父亲的影响,寇庆延16岁走上了革命道路,秘密加入地下共青团,参加了当地的农民起义,被推选为当地乡苏维埃委员。

     1931年正月初三,寇庆延的妈妈亲自送子到湖北红安县七里坪参加了红四方面军,同年转为共产党。在国内革命时期,寇庆延先后失去了五位亲人,其中四位是烈士。

     第一位是他的父亲,因为做了列宁校长,被国民党抓到新集秘密杀害了,至今未找到尸骨。后三位分别是寇庆延的三哥、六叔和七叔,都是在游击队反四次“围剿”时牺牲的。寇老的妈妈虽不是烈士,但是被国民党逼死的。国民党天天追着她要把当红军的儿子找回家,被逼无奈悬粱自尽,年仅40岁。

     寇老告诉我:“要革命就会有牺牲。在新县,凡是参加革命的家庭,几乎都有烈士。‘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长征是一种敌人无法体会的信念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开始了长征。一、二方面军过了一次草地,由于当时红四方面军的主要领导张国焘分裂红军的行为,我们过了三次。”

     寇老回忆说:过草地是红军将士从未有过的艰苦磨难。草地的气候变化无常,刚刚还是烈日炎炎,一下子乌云密布,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甚至劈头盖脸的冰雹。草地里表面荒草泥泞,根本看不出哪一脚下去就是无底的泥潭。一次,他眼睁睁看着前面的战友踩在稀泥里,慢慢被泥潭吞没了。这样的沼泽地,人一旦陷进去,越挣扎陷得越深,必须依靠别人的救助才能逃脱,而且伸手去救的人也往往会被一齐拖进去。

“长征中最难最苦的是什么?”寇老告诉我“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打仗,是前有堵军,后有追兵;是吃了野菜、野草、皮带后仍然难挨的饥饿。”

    

     红军整个长征途中,要经历打仗,更多的是行军。过草地时红军将士吃的是野菜、草根、树皮。有的野菜有毒性,吃下去全身浮肿,嘴唇发乌。

     师团以下指挥员的坐骑都杀吃了,到最后,把牛皮做的腰带、马鞍也煮吃了。殿后的部队更加困难,因能吃的野生植物被前面的部队一扫而光,实在没有什么可吃,就捡食前面部队拉在路上没有爵碎消化的青稞粒……那种刻骨铭心的饥饿,是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在经历长时间的艰苦跋涉后,伤病员多了,又缺医少药,没吃没喝的,部队非战斗减员逐渐增加,朝夕相处的战友,说倒下就倒下了......

     “但我们还是挺过来了,硬是在极度的饥饿中走过了草地,走完了长征,战胜了困难,取得了胜利。”“那是一种敌人无法体会的信念。”

     “听说现在的一些人对长征路上红军吃皮带、马鞍持怀疑态度,甚至根本就不相信,这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事啊!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朱老总枪口下救人

     “长征中最难忘的是我被作为‘改组派’差点被枪毙,是朱老总枪口下救了我一命。”

     193610月,红军长征胜利到达甘南,寇庆延时任3191师司令部侦察科长。按师领导部署,寇庆延带一个侦察连到甘肃武都与天水之间执行任务:一是筹集资财,二是扩大红军队伍,三是侦察敌情。当时国民党第3军的军部驻扎武都县城。一天,寇庆延带着一个排与供给股长一起进乐门镇采购物资,半个班留在镇外小山岗放哨。正当寇庆延和通信员在商店和店主洽谈时,大街上突然枪声大作,敌我遭遇了,国民党用差不多一个营的兵力包围了他们。激战中,两个班的红军壮烈牺牲,寇庆延带着6名战士突围跑回驻地。第二天,寇庆延被带到师部,交给保卫局五花大绑关押起来。

     当时受张国焘“左”倾肃反路线的影响,起初怀疑寇庆延“生还有诈”,继而认定是“改组派”,要予以严惩。军部发电报给朱德总司令,说寇庆延是反革命,要求枪毙。总部机要参谋陈明义是寇庆延保卫总局时的战友,收到电报,忐忑不安地交给朱老总,一边口中喃喃自语“老寇这下活不成了”,一边瞪大眼等着朱老总表态。朱老总看完电报非常生气:“哪有这么多改组派?不能杀”。因朱老总回了电报,就把寇庆延从保卫局转到军法处,这一转就把敌我矛盾转化成了人民内部矛盾。死罪免了,活罪难逃。寇庆延被一撸到底,开除党籍3个月,还被判处“三年徒刑,苦力代替。”判决后下放到31军政治部油印科背了3个月的油印机......

     经过此次生死考验,寇庆延没有消极气馁,而是以更加忘我奋发的精神参加革命。正是这种对党的无限忠诚和共产主义信念的无必坚定,寇老在人生的一次又一次波折中站了起来,“死也跟着共产党走”。

人有人性  党有党性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一个共产党员任何时候都要对得起这个光荣称号。”这是寇老生前常给我说的一句话。

     “共产党员的根本任务是改造世界。一个是主观世界,一个是客观世界。主观世界比客观世界更难改造,一定要下苦功夫、硬功夫。”“共产党员没有八小时之外!”这就是寇老的党性观念,人生信仰。

      在儿女的心目中,父亲一生威严,铁面无私。寇老虽在官场身居要职几十年,但对儿女的学习工作乃至生活从未有过照顾。子女无论是当兵、复员、转业、毕业分配,寇老对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服从组织”,不但自己不为子女的事开口,也不准身边的工作人员去讲。长子英年早逝,大女儿在深圳市政府总机班一直干到退休,二儿子从单位内退后同人合伙做点小本生意,老六早年留学日本,后在该国经商自食其力。二女儿1969年入伍,1998年从广东省军区转业到地方安置,在面临人生第二次就业的关键时刻,她多么希望父亲能写个条,或是打个电话,但寇老平静地说:“你不能指望我,要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最后被分配到一家企业的医务室,体制改革,早早内退。如果说女儿的转业安置寇老已离休,但老五1975年退伍时他还在位,先是安排在省公安厅车队,上班不到一星期,寇老一句话就让老五离开公安厅到企业报到,199644岁下岗。老部下悄悄给老五在省直单位安排个事业编,寇老知道后把老部下请到家里叙旧:“工人、农民的子女能下岗,我儿子也能下岗。”老五再次下岗后,老六给哥哥买了辆摩托车,老五风里来雨里去,靠摩托车在市里搭客谋生。广州禁摩后,老五整天待在家里,靠每月1000多元的社保过日子。寇老革命了一辈子,在广东工作生活了六十多年,历任省公安厅长、检察长、副省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主任、省顾问委员会主任,但六个子女没有一个从政的,没有一个依靠他经商的。老家大山里的侄子、侄女、外甥,没有一个照顾安排出来工作的。司机小吴跟了他20多年,任劳任怨,直到寇老去世,仍是一名普通职工。晚年,寇老在《家风传》中明确教育子女:“听党话,跟党走,学马列,意志坚......对己严,待人宽,树家风,代代传。”这就是一个老红军、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初心。

反腐必须是自上而下

     寇老对党内出现的腐败现象和腐败分子深恶痛绝。谈起广东省、广州市及全国出现的典型个案,寇老说:“腐败分子都是因为主观世界没改造好。这些人欲望太多、私心太强,丢了人格、丧失了党性,不应该啊。”寇老有一位老部下,孤儿出身,从科长到办公室主任,寇老对他厚爱有加,走上高级领导岗位后,放松了思想改造,在糖衣炮弹面前打了败仗,贪污受贿锒铛入狱。得知消息后,寇老非常痛心。为此,告诫子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你们都是共产党员,要严格要求自己,时刻保持警惕。按照主席的教导,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

    

     逢年过节,都有在职的领导上门看望慰问,谈话中,寇老不失时机而又语重心长地劝勉这些领导:“当官别想发财,发财不要当官。”

对于反腐败,寇老不假思索地说:“反腐败必须是自上而下,而不是自下而上。因为权力在上面,上面不反腐,就会对腐败形成保护。”

     “近平同志主政后,一方面要求党员干部终生学习,终生觉悟,终生改造,另一方面要‘老虎苍蝇’一起打,这个决策好!我举双手赞成!”

人离休了,学习和改造不能停止

     2008年,我到寇老身边时,96岁高龄的他双眼已经看不见了,但对学习的热情一点也没减,态度认真,孜孜不倦。特别是对党的大政方针,除了听电视播报外,由我读给他听。寇老的学习有鲜明的特点,听电视,只听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听传统经典戏曲,听《长征》《四渡赤水》《毛泽东用兵真如神》等红色专题片光碟,百听不厌,沉浸其中。对流行的、娱乐性的节目,从来不听;涉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文件,国际重大消息和事件,寇老每天都要听,对逸闻趣事、娱乐八卦一概不闻。每年两会期间,寇老都端坐在电视机前,认真听报告,连上卫生间都带着耳机,生怕漏掉一句,听完报告听答记者问,不结束不吃饭。

     2010年春节,寇老从身边工作人员了解到现时农村发生了令人欣喜的新变化,但农村的卫生环保问题突出:一是村里垃圾遍地,生活环境差;二是土地、水源污染严重。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寇老致信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信中说:由于基层党的领导软弱,战斗力不强,中央好的支农惠农政策落实不到位,希望能引起重视及时研究解决,让农村的父老乡亲把好日子过好。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收到信件后很快批示:寇老反映的问题值得重视,请省卫生厅、环保厅从我省做起,抓好农村的卫生环保工作。不久,广东省专门出台了相关政策。

     到过寇老家的人,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简朴。一进客厅,首先看到的是已露出海绵的沙发和有些老旧补修过的藤椅,这些跟了他几十年的家具他一件也舍不得丢,子女多次要求更换,但都被寇老驳回了,寇老穿的衣服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他常对我说:“艰苦奋斗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不能在我们这一辈弄丢了。”他还说:改革开放大家过上了好日子,但好日子不能铺张浪费。2008年汶川地震牵动着寇老的心,一向节俭的他带头捐出2000元,同时,动员全家人人都要捐款,老六东东特意从日本赶回广州捐款25万元人民币支援灾区重建;玉树地震、“广东扶贫日”寇老再捐3000元。

     2012年,100岁的寇老要重读《共产党宣言》,我就从图书馆借阅,一遍一遍读给他听,重点章节寇老要求反复读。接着又要学毛主席的老三篇,我又从网上下载《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逐篇给他宣读。学习中,寇老时而点头赞许,时而抒发感慨,一篇文章学三五天是经常的。寇老怕我厌烦,常说:“读书千遍,其意自见。我老了,记不住了,多读读、再读读。”

     201371日,寇老听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关于干部要加强学习的讲话后说:“近平同志的讲话,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我举双手赞成!党龄不等于党性,职务不等于人品,知识不等于能力。”

     寇老虽离休30多年,但他的人品、官德一直为人们所称颂,在省委和政府享有崇高的威望。平时常有一些来信来访,凡是涉及老少边穷地区人民生计的事情,都吩咐我尽快批转给分管领导和相关部门,为促成事情早日解决,寇老还在一些棘手、敏感信件上估摸着签上自己的名字;对于一些另有所求的人统统不见,要求我“把好关”。时时处处体现一名共产党员立党为公、亲民爱民的本色。

生我是母亲养我是党

     寇老常说:他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他的娘,另一个是养他的党。自参加革命开始,在党的教育培养下,他的思想觉悟和政策水平不断提高,最后成长为党的高级干部。

    “现在我老了,不能为党工作了,但是我对我们这个党还是非常关心的。我们党的每一次全会的公报、每一个决议,我都要秘书反复地读给我听,我一条一条地去想,它们符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符不符合我国的国情,我把每一条都想完了,是符合的,我的这个心呀,就舒服了啊!”

     “现在腐败现象是严重了一些,但是要相信我们的党!党绝对会管的。想想看,文化大革命,把党都打散了嘛,但是小平出来,一声呼唤,大家都跟上来,团结一心往前走!党为什么打不散呢?就因为是毛泽东建立起来的,主席那一套建党的方针、制度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我们这些共产党员在思想上也是一致的!”

     “没有党的领导,哪有我们的今天。因此,一个共产党员,不应该把个人的利益放在最前面,而要把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放在最前面。要一心一意跟党走,一生一世报党恩!”

     201212月下旬,履新广东省委书记的胡春华上门看望寇老,胡春华亲切地握着寇老的手:“您老是共和国的功臣,是党和国家的财富,祝您老健康长寿。”寇老诙谐地回答:“不是财富是包袱”。紧接着情真意切地说:“你们那么忙,不用常来看我,把人民的事放在心上,办好,我就满足了!”

     2016612日下午530分,105岁的寇老弥留之际,时任广东省委组织部部长李玉妹、省委办公厅秘书长邹铭在床前守护,寇老心跳已基本停止,但就是不瞑目。我以为他是牵挂妻子,就对着他老人家说:“寇老,您安心地走吧,子女们很团结,也很孝顺,一定会照顾好妈妈的”。连说三遍,寇老仍没闭眼,在场的子女用手把寇老的眼皮抹下来,手刚抬起来,反而睁得更大。我突然意识到老人的牵挂,赶忙说:“您老打的江山在近平同志的领导下一定会一代代传下去,红色江山千秋万代都不会变色!”只此一句,寇老安祥地合上了双眼。这就是一位老红军的党性,堪称党之瑰宝!

     寇老虽然远离我们而去,但他对党的忠诚、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大公无私、清正廉洁、为民服务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寇老的光辉形象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上一篇:李赞集--与时俱进创新创作 求真务实无私奉献

下一篇:2020年最美人民艺术家--李赞集

地址:北京朝阳区霞光里11号老司法部6楼       电话:010-57151781 邮箱:fzyshw@163.comm
Copyright 2010-2018 zgfzysh.com 法制与社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6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