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污染举报

安徽太和县执法腐败,致七旬老人病死狱中

时间:2020-09-2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家父马国宾被太和县看守所违法羁押致死记

  太和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太和”寓有“太平、祥和”之意。曾经,无论脚步移位何处,这个地方总能令我魂牵梦绕,心底深处她永远都是最美的地方,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有我最美好的记忆,最亲近的人,最温暖的的港湾,最值得留恋的一草一木......我多么渴望这一切都能成为永远永远!可老天总爱这么捉弄,2020年5月13日,这个看似普通的日子,却彻底击碎了我内心珍藏了30多年的美好记忆,让我突然觉得这里无比陌生,无比冷漠,无比黑暗......

  就在这一天,我的质朴、耿直且慈祥的老父亲走了,离开了我,永远地离开了我,离开了可能在他内心深处在生命的尽头也倍感痛恨的这个地方,并且是以这种毫无尊严的方式......

  罂粟之花,既可救命,也可要命

  家父家母,均系地道农民。家父马国宾1948年1月18日生人。家母长家父3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父母感情非常好,共育有三子一女,我是老幺,上面三个哥哥,父母独宠我,尤其家父更视我为掌上明珠。

  自2015年起,家父身患多种老年人都有的疾病,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尽管多次就诊、住院但不见明显好转。家里成瓶成袋的药丸药罐,渐渐消磨了家父持续治疗的信心......

  2018年底,家父不知听谁说,大烟(罂粟)熬水喝能缓解疼痛,很有效。家父如获至宝,19年初不知从哪搞来的大烟苗,即在自家房顶种植了数株。

  未曾想到,祸从天降。2019年4月30日,公安机关查获父亲种植罂粟,家父主动告知家中还有几百克大烟壳子(罂粟种子),随即以涉嫌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将家父刑事拘留,但经医院体检,身患多种疾病不符合收押条件而对其予以取保候审。本想,种点大烟,治病自用,却遭来横祸。案经侦查、审查起诉直至2019年11月7日开庭,我都陪同家父一起,还多次宽慰他,不要担心,年龄这么大又病的这么严重,即使构成犯罪判缓刑也没啥大问题,家父也欣然接受了我的劝慰,开完庭后也并没有过于紧张。

  意料之外,被人安排。2019年11月8日,家父接到倪邱镇(我家所属乡镇)派出所电话,让去派出所一下。没有多想,家父便骑上电动车去了派出所,见面后被告知决定对家父进行逮捕。恶梦自此开始......

  安徽太和县贪官腐败之毒,远超过罂粟

       奔走呼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2019年11月8日,家父被执行逮捕并移送至太和县看守所。同日,家父被太和县看守所送至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监管病区住院羁押治疗。我得知消息后立即前往办案机关打听,追问:

  为什么会突然被抓起来?

  身患那么严重疾病适合关押吗?

  能不能有其他的办法尽快让他出来?

  ......

  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正式回答过我的问题,我也曾到处托关系打听,看有没有办法尽快让家父能尽快回来,最终给我的回复都是“不行”“办不了”“领导不同意”......

  我侧面从太和县人民法院和县人民检察院打听到的消息说, “你家是不是得罪什么领导了?怎么非让判实刑呢?” “领导安排,家属做什么努力都无用,倪邱镇党委干部安排必须对马国宾进行收押并且不让马国宾上诉。”

  ......

  我到处托人试图找到看守所领导,试图通过以特别的方式感谢他的帮忙,能不能为家父办理监外执行或保外就医,传话回来说:“就是花十万二十万也没用,公安局领导有安排,必须收押。”

  2020年5月13日下午5点多,我却接到看守所打来的的电话,被告知:你父亲已经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了。等我匆匆赶到监管医院,父亲已经毫无生命特征,手脚冰凉了......

  抽丝剥茧,渎职腐败,端倪尽现

  一:检举揭发违法违纪,惨遭恶意打击报复本应判缓却被勒令实刑

  按说,家父马国宾种植大烟(罂粟)即使构成犯罪,显属轻罪,并且构成自首,也未危害他人,罪不至死。为何非要把一个年过七旬、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强行羁押致死?

  通过由知情人了解到,原来性格耿直的家父因检举揭发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村镇干部。

  因马国宾曾多次举报村镇干部的违法违纪行为,尤其是2019年11月中央巡视组在太和县巡视,村镇干部为了阻止家父马国宾继续检举揭发他们不敢见光违法乱纪甚至犯罪丑陋劣迹,而相互勾结,形成攻守同盟,恶意不接受家父马国宾社区矫正。倪邱镇党委干部唯恐波及自己,利用行政职权干预司法,坚决要求公检法相关司法人员违法收押,并对马国宾判处实刑。

  二:倪邱镇党委干部肆意利用行政职权干预司法,导致马国宾被违法羁押和判处实刑

  1、倪邱镇党委干部利用职权肆意干预司法,勒令必须羁押马国宾。

  倪邱镇党委干部利用其身份直接联系太和县公安局,令其签字羁押马国宾。

  另,太和县看守所所长韩广亮的口中也予以证实“倪邱镇党委干部要求县公安局领导签字必须对马国宾进行羁押。”

  2、倪邱镇党委干部找到相关领导施压,要求必须让马国宾坐牢,判实刑。

  综上,倪邱镇党委干部作为镇领导班子,官威如此之盛,不仅是倪邱镇“一霸手”,还能向太和县公安局、太和县人民法院发号施令,能量之大,绝对称得上“神通广大”。

  三:太和县看守所为虎作伥,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草菅人命,相关人员依法应予严惩

  1、马国宾依法不符合收押条件,太和县看守所仍然对其收押,系滥用职权。

  太和县看守所明知家父马国宾身患多种严重疾病,且在2019年4月30日已决定不予收押情况下,竟于2019年11月8日将病情更加严重且年过七旬的马国宾予以收押。家父马国宾被太和县公安局逮捕送交太和县看守所收监身体检查时,报告明确载明:高血压三级(极高危),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糖尿病等严重疾病,依法不应收押。且收押当天,即因家父马国宾病情加重,被送往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监管病区进行羁押治疗,直到11月28日才被送回太和县看守所羁押。

  2、太和县看守所明知监管病区医疗条件及护理条件远不能满足马国宾实际病情治疗需要,且被多次告知随时有猝死可能并建议转院后,依然未对家父马国宾变更强制措施,也未对其转院治疗,最终致猝死监管医院,构成玩忽职守。

  家父马国宾自2019年11月8日羁押至2020年5月13日死亡,共被羁押187天,其中77天是在监管医院备受煎熬,医无所医,护无所护,监管病区多次提出随时有猝死可能,建议转院治疗的嘱咐时,太和县看守所仍然视法律为儿戏,视生命为草芥,玩忽职守,草菅人命。

  试问:如果被羁押对象是他们的父母抑或兄弟姐妹,他们该当何为?也会这样冷血吗?禽兽何如?

  安徽太和县贪官腐败之毒,远超过罂粟

      四:太和县人民检察院驻所检察室形同摆设,玩忽职守,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法律监督严重缺位,玩忽职守,相关人员难道不应该依法予以严惩吗?

  马国宾身患多种严重疾病被太和县看守所违法收押,收押当天即送至医院羁押治疗,自2019年11月8日至2020年5月13日共被羁押187天中,在医院羁押治疗即长达77天。难道太和县人民检察院驻太和县看守所检查室检察人员都不知情?驻所检察人员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呢?驻所检察人员平时都在干什么呢?

  安徽太和县贪官腐败之毒,远超过罂粟

      五:公安局和检察院相互推诿扯皮,拒不给出明确书面调查结论,致马国宾被违法羁押致死100多天仍不能入土为安。

  2020年5月13日,马国宾被太和县看守所违法羁押猝死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监管病区。随后,太和县政法委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

  2020年7月7日,太和县公安局仅向我们亲属口头告知“马国宾未受到殴打等外部伤害,马国宾因病死亡”初步调查结论。我们亲属对太和县公安局该初步调查结论不予认可,2020年7月8日即向太和县人民检察院递交书面《疑义意见书》和《司法鉴定申请书》,要求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全面调查,彻查马国宾的死亡原因,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2020年7月10日,太和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口头告知我们亲属:“太和县公安局该干的活没有干完,应由太和县公安局组织相关死因鉴定,不应由太和县人民检察院负责”。导致相关司法鉴定程序无法正常进行。马国宾亲属多次就此事向太和县政法委反映,并于2020年7月20日向阜阳市人民检察院递交《控告信》,要求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监督太和县人民检察院及时依法开展对马国宾被太和县看守所羁押导致死亡一事进行全面调查工作并组织相关司法鉴定,彻查马国宾的死亡原因,并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2020年7月31日,经太和县政法委组织协调,决定由太和县人民检察院组织对马国宾进行死因鉴定。太和县人民检察院虽然同意组织死因鉴定,但只愿意对“死亡原因和毒物鉴定两项”,不同意对“医疗损害和指印鉴定”,理由是“医疗损害和指印鉴定”不属于其委托范围,应由卫健委或人民法院委托,导致鉴定程序再次搁置。

  我们亲属认为,根据马国宾被收押当天的体检表、三次羁押治疗期间的病历资料及第三次住院期间的视频资料,均明确显示:太和县看守所明知马国宾身患严重疾病不符合收押条件而对其违法收押,也未对其采取变更强制措施;监管病区的病历明确记载马国宾身患严重疾病,有随时猝死的可能,该院不具备治疗条件,多次要求对马国宾进行转院治疗,太和县看守所却对此无动于衷,既未对马国宾采取变更强制措施,也未采纳监管医院的建议对马国宾采取及时转院治疗措施。足以说明太和县看守所对马国宾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派驻太和县看守所驻所检察室形同虚设,对太和县公安局及其下属机构太和县看守所违法收押、违法羁押的情况未尽到监督职责,属于严重渎职行为。另,在太和县公安局避重就轻向家属口头告知初步调查结论后,亲属依法要求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介入调查并进行相关司法鉴定,太和县人民检察院百般推诿,不仅不正视问题,还以各种理由阻止相关程序正常进行。

  “医疗损害”系查明马国宾具体死因的必要鉴定项目,也是查明太和县看守所未及时对马国宾转院治疗与马国宾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重要依据,马国宾作为被羁押人员,与监管医院并非普通的医患关系,相对于正常的普通患者来说,马国宾对医疗机构及治疗方式并无选择权和决定权,完全任由太和县看守所来选择和决定,即便医疗机构存在相关过错或责任,理应由具有选择权和决定权的太和县看守所来承担。“指纹鉴定”:我父马国宾死后的遗物,看守所一直拖着不向亲属移交,在亲属三番五次地催促下,于7月下旬才移交给亲属,但遗物中无《二审裁定书》,亲属质疑《二审裁定书收函》上指纹的真伪,指纹鉴定是该案件的必要项目。而太和县人民检察院却以“医疗损害和指纹鉴定应由卫健委或人民法院组织委托”为由,不愿组织委托鉴定,将简单事情复杂化,其真实目的就是刻意偏袒太和县看守所,企图让太和县看守所逃避法律责任追究。

  2020年8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向中国人民警察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习近平总书记在训词中强调,要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加强教育培训,严格监督管理,规范权力运行,把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落到实处,不断提高执法司法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办理、每一件事情处理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难道太和县公安局以及其他司法部门就是这样落实中央要求的吗?太和县的司法部门是法外之地吗?

  家父尸存殡仪馆,怎奈吾心能不寒?

  谁家儿女不孝道,但求公道至人间!

  我选择相信政府,我选择相信查办该案的每一个工作人员,我选择相信人类还有最后一丝底线......

  马国宾的全家人

  2020年8月31日泣书

法制与社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1、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法制与社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上一篇:河北魏县涉黑涉恶村霸陈志军谁为他一家充当保护伞

下一篇:不正当竞争引发的开锁纠纷

地址:北京朝阳区霞光里11号老司法部6楼       电话:010-57151781 邮箱:szyshw@163.comm
Copyright 2010-2018 zgfzysh.com 法制与社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69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