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污染举报

河北魏县涉黑涉恶村霸陈志军谁为他一家充当保护伞

时间:2020-09-2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关于河北魏县张振方为我村

村霸陈志军一家充当保护伞的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叫张小平,是魏县仕望集乡何庄村村民,怀着愤怒的心情特向上级领导反映魏县公安局仕望集乡派出所为我村村霸陈志军一家充当保护伞的真实情况。

近日来我多次找魏县公安局仕望集派出所解决我被陈志军等人打伤一事,可他拖再拖给我解决问题,致使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情况下,不得已打扰上级领导,请您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调查、批阅、督促有关部门给我解决一下最现实的根本问题。

我家与陈志军家是邻居,两家因宅基问题发生矛盾,我家的宅基是南北长 28.33米,陈志军家的宅基地重看,因我家经济困难在建厉时由下街的父亲张世清去代销点买烟,在回乘要路上陈志军把他拦住,手拿啤酒瓶出来说两家宅基的问题,硬要将我家房后的空地占了,我父亲不同意他的要求,可陈志军举啤酒瓶要打我父亲,正好我赶到了现场劝说,而陈志军竟然大骂与我,然后持啤酒瓶向我打架,我急忙闪没有受伤,在邻居的劝说下避免了一场打架,但陈志军被邻居拉开后嘴里还说:“我家有弟兄六个呢!叫人往死里打,我看到这后就报了警,派出所的民警李瑞林等人来后询问了情况后并作了记录,事情过后有半月时间,陈志军及家里等人在我家的房后开始垒墙头,将我家的空地8米有余垒了进去,我的父亲张世清看到后阻止他们垒墙,并将垒一半的墙推倒,可他们手持铁锹、砖头要打我父亲,等我家的人来后两家吵了一场不了了之。后来陈志军再次强行垒墙,导致双方打架,在此我父亲张世清报警,使我们想不到的是民警来后不问清红皂白训斥我们影响了他们的治安,后来陈志军一家又在垒

墙时,我的母亲不让他垒,可陈志军的爱人说:“村委会让我们垒的,”还说:“我们有人有钱,有后台,就等政府来人也不怕”,还举手要打我母亲,在邻居的劝说下我母亲避免了一场挨打,经过这三次纠纷,在村委会的主持下我父亲委屈作出了让步,并由村委确边定界。202022日下午我到父亲家后父亲将我家与陈志军一家的宅基定边一事说了一遍,我听后就到房后看看,谁知陈志军说我们找事,他们二话没说拿起砖头朝我头上砸了一砖,我被砸昏倒在血泊之中,但陈志军一家还不罢休,陈利平、陈志强打我父亲,在我母亲的哭喊声惊动了四邻才免去一场横祸,我被送到县医院抢救治疗,可陈志军的爱人扬言:“公安局里有人,谁都不怕”,后来我在医院中细想我家与陈志军一家的宅基纠纷引起了打架,而作为保一方平安的仕望集乡派出所为什么不管不问,还为陈志军收集证据呢?经调查原来是魏县公安局仕望集派出所为其充当保护伞,现有陈艳强一家与陈志军一家的宅基纠纷引起打架时派出所未出警,现有陈书海家与陈志军的出路问题,陈志军将出路堵死不让陈书海一家行走,导致陈书海的妻子与其离婚的后果,仕望集派出也未出警的事实。

综上,陈志军一家在村里横行霸道,仗势欺人,强占左邻右舍的庄基及出路,打伤人如同家常便饭,又有派出所的工作为其充当保护伞,实为村霸之名,与扫黑除霸精神唱对台戏,藐视国家政策,应予严惩!尊敬的上级领导您应保护村民,除恶扬善,是您的权威及责任,严惩村霸是您的职责,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是您的使命及责任,故请您及时调查解决,如不及时解决我反映的问题我要逐级上访,直至中央。

反映人:张小平

202099

15030403889

黑恶势力保护伞

河北省魏县张振方   百姓叫冤无处审

尊敬的各级领导您好!

我叫陈艳强,男37岁汉族,身份证号130434198402082215,家庭住址:河北省邯郸市魏县仕望集乡何庄村三大队。

事情经过:我于201985日中午借邻居陈怀玉的电动车于201985日下午6点左右归还,因归还电动车不及时双方发生口角。

现将我去年2019 86日下午两时许,我村恶霸陈怀玉带领其三儿子陈志平,本家侄子陈丽平和陈怀玉之妻张凤梅一行四人,携带砖头和铁管进入我家,将我和我父亲两人打至满脸是血,后经好心邻居劝说,他们四个人才停下手扔下手里的砖头,还边走边说着狠话说家里弟兄们多、公安局里也有人打了你也白打,(注明:陈怀玉之妻张凤梅的亲表哥是邯郸市公安局一位领导),他们刚走我拿出手机准备报警,陈志平看到后又反回来一把抢走我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下,又用砖头把我手机砸坏。同时还说我还想报警我让你报让你报警看你怎么报!他们大遥大摆走后我才又用我父亲的手机报了110,十分钟后仕望集派出所民警赶到,拍了一下现场。民警同志看到我满脸是血,120还没来到就开着警车一同陪我去了魏县中医院,在医院住院半月后才有所好转才出院,后经法医鉴定我和我父亲两人均为轻微伤,(在医院住院其间陈怀玉先是托他的本村亲戚张文革、张四清两人拿了一万块钱给我想让我和他们私了,我没同意,几天后又托我们村支书张西平来给我说想赔我点钱私了,我没同意。两个月后又托我们村亲戚张焕琴绐我说想赔理道欠赔点钱私了我还是没同意)。这案件时到今日已一年了,仕望集派出所所长张振方一直给压着拖着不给立案侦查,经我多次打电话和去派出所追问此事,所长张振方都推拖敷衍了事。刚开始我的案件有副所长李瑞林侦办,后不知道是那个领导给他打了招呼后所长张振方就把案件全部接手了过来,他自己一个人全权办理,从所长张振方接手过案件以后,就明显着在拖时间不给办理,我每次去了都是一套老话劝我别闹了私了算了。我就不知道了明明是他们四个人进我家里把我们打了,怎么是说我别闹了,一个简单的事情,所长张振方硬是给我拖了一年没有给办理,也有很多人劝我说别告了告你也告不赢,这么常时间了不给你处理还不明白吗?这是人家家里有人又和所长认识有关系别最后把自己在告进去,我想问一下各级领导所长张振方这是不是带有渎职拖案不办,是不是在办人情案,招呼案,说不好听的是不是也是在办钱权交易案,我永远相信我们是一个讲法律共党的天下,不是他所长张振方一个人一手遮天的天下,而且现在又正是我们国家、更是我们河北省公安机关内部自查自纠,和国家上打老虎下打苍蝇的关键时刻,他一个派出所所长就能为所欲为吗?而且就在前几天我去找他问案件进展的时侯,他又突然告诉我一个特别震惊的事,张振方说对方张凤梅做的是轻伤二级,我脑子马上就晕了,事过一年了不说到现在又突然告诉我对方是轻伤二级,说不私了就得把我抓起来住监狱,我是叫天无门叫地不灵啊!他们四个人进家就用砖头把我打躺下了,我连手都没还一下我怎么把她打成轻伤了,多少邻居都看着呢?他们就敢这么弄!张凤梅是什么时候做的轻伤,为何当时对方张凤梅做出轻伤二级后,在15日之内派出所没有向我下达过任何书面传达文件,而且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收到派出所给我下达的任何书面文件。我想试问一下各级领导,为何在对方是轻伤的情况下还多次托人找我赔礼道歉私了,我想不明白,在我拒不同意私了的情况下,又出了轻伤鉴定,这个轻伤鉴定和这件事令人费解。

万般无奈之下才给百忙中的各级领导写了这封投诉信,我相信总有能说理的地方!忘领导在百忙之中看到我的举报信后,给我这个无门无路的老百姓做主,审怨!拜谢领导!!!

下备注:20203月底陈怀玉大侄子陈丽平又在未于我做任何商量下,强行把我家门口自己修的十七公分厚的水泥路面,强行用勾机挖断后给我只又铺了六七公分厚的地面,还故意在我家正门口修成一个凹坑,一下雨就存水,我去找他们说他们弟兄五六个都在场,人家说路挖就是挖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服就在打一架,要不你就再去派出所告去,后我去找派出所所长张振方说这事,他还是不理不问,有上面的事在先,我更是敢怒不敢言啊!我跪求领导们过问此事还我一个公道!也跪求各级领导亲临我们村调查走访,还有我们村两三户人家他们弟兄几人家宅基地,还逼着另一户改大门,不让人家在同一条胡同走路,人家去找所长张振方他同样是不理不问。因为人家有人有权都是气的敢怒不敢言!这都是他们家弟兄几个办的事啊!领导们!试问各级领导仕望集派出所是人民的公安还是陈怀玉家族的保护伞!跪谢领导为民做主!                            

举报人:陈艳强

2020725

15801211751

邯郸市魏县张振方黑恶势力保护伞

百姓冤!冤!冤!

几年前怀清一家,把秸杆放在我家南墙处,一刮风刮到门口有点脏,让他们把秸杆挪开,他们不担不挪,而且还对我们辱骂,然而过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我老家秸杆放在我们自家的门口,他们却不让我们放,怀清两个孩子还来我家找事。准备靠人数多,仗势欺压我们,这分明就是欺压我们。

我们自家的地方不能放,实在欺人太甚,陈志军他有把汽车停到门口,有时侯放别的东西,堵门口,于是让我们给他签一个契约,说是如果盖房子的话再让一米多,我们自家桩子北边大概我家墙西150厘米处,我们挖开,原先砖还在,可是里面的白灰已经没有了,他们说桩子坏记不在这里面的白灰他接水管时把白灰给挖走了,他们不承认标记在这个位置,他们按照他们测量的方法,把我们的标记在印子墙缩70厘米,基本被他们吞了一半的地方,这事过后,有时候还把汽车堵住门口,分明就是不让我们出门,我们被逼无奈,只好将门改在北边,我们被他们逼得妻离子散,逼得我媳妇给我离婚,他们还联合陈丽平进行欺压,他们仗着人多,他们弟兄67个,说有钱有人,希望领导为我们做主,帮我要回该要的土地,因为不往西走了,签的契约也应作废,希望领导为我们做主,并制裁此等村霸行为。

受害反映人:陈书海     电话:13552724163

负责跑关系的支持打架的陈利平

  

打架的母亲

这个是打人的陈志平用建筑红砖一砖拍晕倒地

第一次打陈艳强       对方,陈利平,陈怀玉,陈志平,张凤梅,陈志平媳妇

第二次打张小平      对方,陈利平,陈志军,陈志强,陈志军媳妇,陈志军闺女,陈志军妈妈

第三次打陈书海      对方,陈利平,陈志军,陈志强,陈怀清,陈志军母亲

三个受害人都是一砖拍晕倒地 没有解决受害人的问题 谁来承担责任???

上一篇:山西繁峙:谁来为环境破坏买单?

下一篇:安徽太和县执法腐败,致七旬老人病死狱中

地址:北京朝阳区霞光里11号老司法部6楼       电话:010-57151781 邮箱:szyshw@163.comm
Copyright 2010-2018 zgfzysh.com 法制与社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6988号